清華九偽簡《成人》“惟呂仲秋,方在膠黃,司正失刑” “天砥(氐)降下民”正見係今人偽造

清華九偽簡《成人》“惟呂仲秋,方在膠黃,司正失刑” “天砥(氐)降下民”正見係今人偽造

 

清華九偽簡《成人》開宗明義就曰:『隹(惟)郘(呂)中(仲)●[左日右禾](秋),方在膠黃,司正失刑』,一見即知其為今人所偽造。依整理者指出的『呂』指律呂,『郘(呂)中(仲)』乃仲秋,是也。

 

但是,西周或東周直到戰國末年《呂氏春秋》成書以前的先秦,律呂從來都不與四季的孟仲季相配,此是戰國時陰陽家盛行後才出現的。此偽簡《成人》“惟呂仲秋,方在膠潢,司正失刑”乃是以《呂氏春秋‧仲秋紀‧八月紀》為底本,『仲秋之月……律中南呂……是月也……命有司申嚴百刑,斬殺必當,無或枉橈,枉橈不當,反受其殃。』《呂氏春秋》講『仲秋』時,『律中南呂』,而『南呂』在律呂裡屬於『呂』,所以偽簡結合了『呂』及『仲秋』,言『惟呂仲秋』。

 

而『方在膠潢』的『方』,指的是四方的方位,秋天的方位在陰陽家說法裡屬於西方,及『膠黃』乃1942年長沙子彈庫帛書《四時》出土後,而主要是在1985年由李零出版《長沙子彈庫戰國楚帛書研究》後,內地有心研究者或想造偽竹間如2004年問世的偽造的清華簡的文本寫手才知道有『翏黃』指西方的方位,即整理者所說的:『方,指方位。膠黃,又作「翏黃」,見長沙子彈庫帛書《四時》:「倀(長)曰青[陽]幹,二曰未〈朱〉明●上單下口(單),三曰翏黃難,四曰●[左水中貝右水](沈)墨幹(「沈」字釋讀詳注〔三一〕)。」帛書「翏」字處原有折損,李零《楚帛書目驗記》(《文物天地》一九九一年第六期,第二九—三〇頁)稱曾目驗原物,確定為「翏」。「膠黃」應即「翏黃難」之省,是秋季之神,也是西方之神。』也就是說,此偽簡用上了『翏黃』(膠黃),而此辭在現有所有文獻或古器物及先秦竹簡都不存在稱謂,在清華九偽簡《成人》裡出現,正證明乃是2004年問世的偽造的清華簡的文本寫手見到了像是李零《長沙子彈庫戰國楚帛書研究》後,得來的靈感而加入到偽簡文本內的偽造的鐵證。按,像是子居先生在〈清華簡九《成人》解析〉一文裡釋『膠潢』為『膠潢』而當學校來解,分明錯誤,因為置於文裡,所謂方位是在學校的位置,完全說不通。或把『方』當成正在解,也說不通,說『時當處於律呂的呂的仲秋,正在學校,管法律的官員刑法處置失當』,不乃成青蛙跳水,不通不通了。

 

而也有學者因相信清華簡為真,所以把此偽簡置於戰國晚期完成,也即是在《呂氏春秋》成書,秦快要統一天下時完成的。但《楚帛書》乃今世出現之物,『翏黃難』以示西方的方位在今世才被發現而考證出來。

 

又內文裡又有『古天砥(氐)降下民,●左人右上乍,右下又(作)寺句(后)王、君公』之句,又見其偽。按,整理者指出:『砥,《說文》‘厎’字或

 

體,可讀爲‘氐’。《說文》:‘氐,至也。’』以『氐』釋為『至』,此漢時的用法,先秦無有一見。先秦的用法,如《詩經‧小雅‧節南山》『尹氏大師,維周之氐』。漢代的《毛傳》釋為『氐,本也』。唐代《詩經正義》指出:『氐,讀從邸。若四圭爲邸,故爲本,言是根本之臣也』。『氐』先秦作本、邸的解釋。

 

由此一看,不止是吾人〈談使用搞笑字眼『季連初降於騩山』而露偽的清華(壹)偽簡《楚居》〉所舉證清華簡《楚居》為今人偽造,連其中的『季連初降於騩山,氐于穴窮』的『氐』字,也是偽造者見而用了東漢 《說文》『氐,至也』的用法,而採用在偽簡內而露偽餡。一時代有一時代之用語,同一字在不同時代有其時代解釋,若不明乎此,造先秦偽簡亂用東漢《說文》裡屬漢代的用法的內容,即很容易判定就是今人造偽而成。(劉有恒,2020,3,27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