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安大偽簡《詩經·關雎》『悠』作『舀』即知係今人偽造

從安大偽簡《詩經·關雎》『悠』作『舀』即知係今人偽造

 

2019年問世的《安徽大學藏戰國竹簡(一)》內的《邦風·周南·關雎》一篇,『悠哉悠哉』作『舀哉舀哉』。為何會作『舀』呢,整理者編織理由說是『上古音「舀」屬喻紐宵部』,而『悠』字屬喻紐幽部。二字聲紐相同,韻部相近,可以通用。』但是子居先生在〈安大簡《邦風·周南·關雎》解析〉一文裡就直揭其非,指出:『上古音“舀”在幽部而非宵部,《詩經·大雅·江漢》以浮、滔、遊、求為韻,《詩經·豳風·七月》以棗、稻、酒、壽為韻,《詩經·唐風·蟋蟀》以休、慆、憂為韻,皆可證“舀”在幽部,整理者言“上古音「舀」屬喻紐宵部”,不知何故。』而以清代段玉裁的說法:『古音讀如由。』故指出『“舀”可以徑讀為“悠”,而並非“韻部相近”』。

 

其實,吾人一查證,即知事實沒有那麼單純,光憑清朝的段玉裁一句話就可以斷定『舀』在上古先秦可以讀如『由』嗎?其實,沒有任何先秦甲骨文到金文到先秦簡帛或文獻有舀可以讀如由的記載。倒是可以令吾人起疑是否是比段玉裁時代為晚的今人讀了段玉裁的說文解字注而據以造偽字時採用了呢?

 

但就是因為《安徽大學藏戰國竹簡(一)》偽簡內的《邦風·周南·關雎》裡的『悠』字被代以『舀』字,反而是安大簡《詩經·關雎》必為今人偽造的明證。

 

此一安大簡偽造詩經的作偽者,他把『悠』字改寫成『由』,其實或是參考了北宋的《廣韻》。《廣韻》對於『由』字,釋為『舀:曰也。又音由。又代兆切。』指出了在北宋的時候,這個『舀』字可以讀如『由』,但在更早比先秦稍晚的東漢許慎在《說文》裡釋『𦥝』此字時,作『𦥝:抒臼也。從爪、臼。《詩》曰:「或簸或𦥝。」』而『臼』字,《說文》釋曰:『臼:舂也。古者掘地為臼,其後穿木石。象形。中,米也。凡臼之屬皆從臼。』沒有對於『𦥝』(後世作『舀』)字或其部件的『臼』指出會有任何作『由』的發音之釋。而『舀』字的正讀,清初《康熙字典》指出:『舀:《正字通》同𦥝』,其實在今本《說文》裡,實把『𦥝』寫成後世的寫法的『舀』。《康熙字典》指出:『𦥝:《唐韻》《韻會》以沼切《正韻》伊鳥切,𠀤遙上聲。《說文》抒臼也。挹彼注此謂之𦥝。又《廣韻》以周切《韻會》夷周切,𠀤音尤。義同。又《廣韻》《韻會》羊朱切《集韻》容朱切,𠀤音餘。《博雅》抒也。』即指出後世的『舀』在真本裡作『𦥝』。而此字的讀法,《說文》不言,到唐代的《唐韻》讀『以沼切』,仍非讀成『由』音,直要到北宋起的『《廣韻》以周切《韻會》夷周切,𠀤音尤』的讀成『由』音,乃後世宋代起的另一可以發音的讀法。

 

剖析至此,於是真相出來了。原來此偽簡的造偽古文字者,善焉者是讀到了北宋的《廣韻》對於『舀』字,釋為『舀:曰也。又音由。又代兆切。』於是認為偽造先秦古文字時可以用『舀』字代替『悠』字,不料『舀』或可讀為『由』是北宋時興的另一讀法,『由』也並不是唐朝的把『舀』讀成『以沼切』,更遑論讀成『由』根本連東漢《說文》都沒有指出過的北宋另讀。先秦更是不用提了。則怎會出現在號稱先秦楚竹簡的今人偽造的安大簡裡。而寫偽簡的如果水準更差,則讀了段王裁的說文解字注,把段氏不分上古,中古一律謂『古音讀如由』而誤導,更被今人如《古字通假會典》的 “由與攸”、“由與悠”裡指『由』與『攸』及『悠』皆通之類的不實臆猜,沒有能力而草率抄之成篇。

 

故此一《安徽大學藏戰國竹簡(一)》內《邦風·周南·關雎》的造偽者,他用了一個『由』字取代『悠』,並參考了清代段玉裁的錯誤注解,且中了《古字通假會典》不實內容之毒,在沒有學力慎思明察之下,以『舀』代『由』,於是吾人就見到此一今人所偽造的安大簡《邦風·周南·關雎》一篇,『悠哉悠哉』會寫作『舀哉舀哉』的原因大白了。亦明白證明瞭安大簡《邦風·周南·關雎》就是今人偽造的,而至於成批入藏的同批形成的安大簡全部都是今人偽造的偽簡集成了。(劉有恒,2020,3,29於台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